分类 拉菲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意大利设计师发辱华言论,事后称“被盗号”  章子怡陈坤等拒出席该品牌大秀

  山西晚报讯 11月21日,Dolce&Gabbana(以下简称杜嘉班纳)的设计师意大利人Stefano Gabbana在社交平台上的辱华言论被曝光。而当晚原定有该品牌的上海官方走秀活动。事件发生后,章子怡、陈坤、木子洋、李冰冰、迪丽热巴、王俊凯等人均决定不出席,东方宾利、星力等国内模特经纪公司旗下模特也罢演,Vogue主编Angelica张宇也直接返回北京,不出席活动。

  21日,意大利著名品牌杜嘉班纳在上海举办时尚秀The Great Show,并邀请了多位知名艺人参加。而在此之前,该品牌在中国拍摄的一组照片涉嫌“辱华”,被认为有意丑化中国形象而引发了热烈讨论。这些照片选取了几个北京地标:天安门、雍和宫、南锣鼓巷和长城。除了那些穿着杜嘉班纳开怀大笑的模特,街头乱入的路人也很抢眼,画面和颜色显得有些杂乱。除了该品牌的一则广告片因为“中式发音”、模特用奇怪的姿势使用筷子吃Pizza等片段被指歧视华人,一位网友在ins story说起这件事,该品牌设计师Stefano Gabbana亲自争辩,并最终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公然辱华。

  随后,该品牌设计师和网友的对话被曝光,引起轩然大波。中国网友纷纷表示:“这个牌子不是在辱华吗?坚决抵制!”“国家是底线,辱华这件事真的不能忍,能不能不要再和这个品牌有任何合作了!”

  随后,章子怡微博发文,还配上了一张表情包图片,上面写着“你的屎掉了还给你”。而章子怡工作室声明,再也不会购买和使用DG任何产品。紧接着,杜嘉班纳亚太区品牌大使迪丽热巴宣布,工作室已经发出函告,终止与该品牌的合作。

  此后,陈坤、李冰冰、黄晓明、王俊凯、火箭少女、唐艺昕、戚薇、范丞丞、木子洋等大秀嘉宾,纷纷在社交平台发声,表示21日晚不会出席杜嘉班纳的大秀活动。

  风波出来后,事件当事人、该品牌设计师在社交平台道歉,并称网友上传的“辱华言论”的截图中并非自己所言,而是账号被盗了,并称“我们已经立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我们为这些不实言论给中国和中国人民造成的影响和伤害道歉,我们对中国和中国文化始终一贯的热爱与尊重。”而该品牌官方微博已把相关视频删除,但该视频依旧在其Instagram和Facebook账号上发布,国内外的舆论持续发酵。

  事件发生后,原定参加该品牌大秀的中国模特也集体发声罢演,并模仿DG官方设计师的“澄清”图,在写有自己名字的定妆照上写上了“NOT ME!”

  中新社福建湄洲岛11月18日电 (林春茵 许双萍 林春盛)作为第三届世界妈祖文化论坛配套活动,第二十届中国·湄洲妈祖文化旅游节在“妈祖故里”福建省莆田市湄洲岛启幕。

  此次活动吸引来自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的学者、侨领、世界各地莆田同乡会及商会代表、妈祖文化机构代表共襄盛会。其中台湾有60多家宫庙逾百名信众参加。

  当天,盛大的秋祭妈祖大典揭开本届妈祖文化旅游节大幕。湄洲妈祖祖庙董事会董事长林金赞率海内外宫庙代表组成的陪祭团,向妈祖金身叩礼上香,共祈两岸和平,四海同安。

  中共莆田市委书记林宝金在开幕式上致辞表示,莆田将以妈祖文化为纽带,密切两岸经贸合作和民间往来,促进两岸同胞心灵契合;将推动妈祖文化与海洋文明紧密结合,加强与海丝沿线国家和地区在海洋产业发展、海洋科技创新、海洋环境保护等交流合作。

  台中市大甲镇澜宫副董事长郑铭坤认为,近年来湄洲妈祖下南洋,重走海丝路,世界妈祖文化论坛连续成功举行,“妈祖文化向世界传播取得很大突破”,他期许通过妈祖信俗,推动湄洲岛直航台湾各港口,让台湾信众朝圣路越走越近。

  马来西亚雪隆海南会馆会长丁才荣博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妈祖文化频出海,催热东南亚妈祖信众回中国朝圣,雪隆海南会馆今年即专程赴湄洲祖庙学习妈祖祭典八佾舞,并传授马来西亚其他宫庙,“妈祖文化促进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民心相通。”

  本届妈祖文化旅游节还举办第三届“湄洲女发髻”表演赛、《祥瑞湄洲》民俗歌舞表演、莆仙戏表演、妈祖文化灯光秀、中韩妈祖文化油画展、电影《妈祖回家》杀青仪式、湄洲妈祖巡安菲律宾等多项活动。(完)

  11月22日电 据《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报道,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参加“法语地区大学会议”期间在社交媒体上说:“不太富裕的法国学生和有钱的外国学生交一样的学费,法国学生家长还在法国工作缴税多年,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决定,不住在欧洲经济区的国际学生,将要交更多的公立大学注册费,费用约为他们所受教育成本的三分之一。#欢迎来法国。”

资料图片: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资料图片: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

  据法国各大媒体的报道,所谓“所受教育成本的三分之一”折合成现金,就是公立大学本科注册费2770欧元(约合人民币21840元),硕士和博士注册费3770欧元(约合人民币29724元),费用从明年入学开始施行。而居住在欧洲经济区的本地学生学费保持不变。

  相比目前法国公立大学每年的注册费本科170欧元,硕士243欧元,博士380欧元,费用一下翻了十几倍。

  菲利普对此项名为“选择法国(Choose France)”的“吸引国际学生战略”充满雄心壮志:

资料图片:法国学生。资料图片:法国学生。

  “欢迎来法国”战略是:增加来法读书的国际学生数量、用奖学金给不富裕和优异的学生补助,让有经济能力的学生付钱。”

  “我们的目标是: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取胜,我们要接纳最优异的学生,他们可以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学习人工智能或中世纪语言学。”

  “我们想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法读书。我们希望在2027年,每年能吸引50万国际学生来法读书(目前国际学生数量为每年32万人)。”

  对此,许多在法学生表示“幸亏毕业了”,“公立不值得”,“梦断法兰西”……

  法国的“黄马甲”游行还没彻底结束,国际学生的抗议怕是已经蓄势待发了。不过至少明年施行的“法国硕士毕业4年内可以从本国申请来法找工作签证”的政策还在。

  据《费加罗报》的分析,法国政府试图用这种方式对来法读书的学生进行筛选,他们更想要欧洲学生和其他地区的“高精尖”人才。

  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在法兰西学会的演讲上说过,法国应该提高国际学生的数量,尤其是那些“新兴国家”学生的数量,比如印度、俄罗斯、中国学生,然而目前在法国数目最庞大的非洲学生没有被提到,目前45%的来法留学生都来自非洲。

  1.79秒激情快闪! 日本记者感叹:追不上“中国速度”

图为2016年7月15日,两辆标准动车组列车在郑徐线上交会。

  改革开放40年 那些不为人知的瞬间

  1978年10月22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访问日本,在从东京去京都的“光—81号”新干线列车上,工作人员问他乘坐新干线有什么想法。他说:“快,真快!就像推着我们跑一样!这就是现在我们需要的速度。”

  2016年7月15日11时20分,两列由中国自行设计研制、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标准动车组“金凤凰”和“海豚蓝”,在郑(州)徐(州)线上,实现了历史性的会车。

  只花了1.79秒,试验现场人员还未来得及欢呼,两辆列车就已“擦肩而过”,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每小时420公里的交会速度,刷新了该型列车高速实验纪录,也刷新了高铁的“中国速度”。同时,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在实际运行轨道上进行的高速列车会车试验。

  此次试验的成功,进一步验证了中国标准动车组整体技术性能,标志着我国已全面掌握高速铁路核心技术,高铁动车组技术实现全面自主化。

  从渤海之滨到西部戈壁,从中部平原到西南群山,从东北雪原到江南水乡,中国高铁串珠成线、连线成网,中国高铁版图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扩容。同时,也引发世界关注,2017年11月15日,日本《朝日新闻》记者体验“复兴号”,感叹追不上“中国速度”。

  (文字整理:孙照彰 图片来源:新华社)

胡祥

  1994年是世界电影史上神奇的一年,出了很多闪耀影史的佳作。那年前后是中国电影的辉煌时代,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摘得中国至今唯一的金棕榈,张艺谋的《活着》得了影帝,姜文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拿下全国票房冠军。三个人谈不上开宗立派的人物,但在导演里算得上大师级。但是近两年三位大师的作品市场表现却一般,仿佛始终有一道红线无法跨越,张艺谋的《影》和姜文的《邪不压正》在6亿徘徊,陈凯歌的《妖猫传》5亿左右,在大片票房动辄10亿起步的现在,大师们的票房表现着实不够亮眼。客观地说,这三部电影在国产电影中也属质量上佳之作,为什么不受市场待见?

  三位大师都有

  过人的艺术原创力

  拿这三个人做对比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们只分析三人最鲜明的艺术特色。

  文化反思一直是陈凯歌的标签。良好的家学渊源,同时又经历过时代与体制的重压,让陈凯歌少年老成,喜欢思考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与劣,反思历史的谎言。《黄土地》展现了几千年来的黄土文化下个体的麻木,《孩子王》《大阅兵》《边走边唱》《荆轲刺秦王》无不充满着对时代弊病、集体主义乃至民族性的反思。他是有思想洁癖的,最终在《霸王别姬》的史诗叙事中达到巅峰。但是当陈凯歌要从传统文化的反省拷问中醒来,把目光聚焦现在时,却不太协调——《无极》成为大师最大的耻辱,《赵氏孤儿》艺术水准低于预期,《搜索》并没有抓住现实主义要义,《道士下山》雪上加霜。你不能说陈凯歌没有思考,但是他的思考却难以与观众产生对话。

  张艺谋最擅长色彩把控。从《黄土地》开始就显示出对画面和色彩惊人的掌控力。《红高粱》是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这部电影里历史宏大叙事与夸张的民俗想象之间形成强大张力,影像风格非常狂野,这种肆意热烈的色彩执念一直保持到现在。早期的张艺谋很“土”,喜欢拍农村题材,受新现实主义的影响很深,《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第五代的文化自觉与担当在他身上表现非常明显。但张艺谋的第二个身份是国产大片开启者,《英雄》奠定了大片的基本范式,但是他也从此背上了艺术堕落的骂名,《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长城》一路走过来,票房都很高,艺术探索却已停止。

  姜文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作为“中国的库斯图里卡”,他是路子最野的中国导演,不过他没有为自己背负家国文化意识反思的枷锁,相反他始终带着一种戏谑式的态度看待历史,是真正酒神精神的传人。《阳光灿烂的日子》将动乱年代加上滤镜美化,关注的是历史中人的自由与本性。《鬼子来了》中荒诞的黑色幽默基本上在国内无出其右,但是谁敢说这不是真的历史?《太阳照常升起》里更加癫狂,火车道产子,疯妈爬树,河边鹅卵石房间,隐喻无处不在,通过个体生命的荒诞折射出时代的荒诞。姜文最大的特点是天马行空,最擅长做“戏”,最严肃的历史也可以调侃,《一步之遥》《邪不压正》喜欢以历史大背景为舞台,让各方势力人马轮番上阵,冲突激烈,鱼死网破,最后空余夕阳余晖,英雄消隐。

  可以说,三位大师的艺术原创力成为他们取得江湖地位最根本的保证,但是这种原创力是否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消减,观众是否能每次都感受到?这些都没有人能保证。

  三位大师现在遇到了什么

  中国电影这几年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快。电影是商品,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艺术。代际划分没有了,中国导演的代际划分永远终结在第六代。一方面第六代艺术特色注定无法成为市场主流,无法扛起大任;另一方面新生代导演无法用代际划分,导演的门槛早已低到似乎每个人都能做,张艺谋对此就有过不满。这些新生代导演不再有统一的学院派特色,没有统一的文化使命感。他们首要的任务是要赢得市场,说白了就是要赢得观众的心,所以他们需要无所不用其极,向投资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在市场上站稳脚跟。这种环境下练出来的拳脚功夫,张艺谋们也不一定招架得住。

  比如说,有拍喜剧片的,这个片种一直以来就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在港派喜剧逐渐凋零的背景下,国产喜剧迎来爆发式发展,黄渤、徐峥、王宝强,似乎每个人都是喜剧接班人。而恰恰这个片种是张艺谋、陈凯歌、姜文三位大师不擅长的,因为喜剧是要基因的。三大师里数姜文表现最好,只要他认真做喜剧就威力巨大,反之就是滑铁卢。《让子弹飞》里的喜剧感浑然天成,贴近历史又非常现代,影响非常之大;《邪不压正》里我印象最深的反倒是“朱元璋画像”和“蒋介石日记”这样的梗,虽然有他的个人趣味,但是不低级。张艺谋也做过《有话好好说》这种都市喜剧,但仅仅玩票而已,随着国师名号日盛,他越发不会在喜剧上下功夫。陈凯歌基本不拍喜剧,因为他太严肃太深沉了,可能喜剧与他定位不符。

  还有拍战争片的。《战狼2》是国产电影里难以逾越的票房冠军,很遗憾,这三位大师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片作品。其他还有拍侦探推理片的,拍青春校园电影的,拍盗墓魔幻的,其中的佼佼者票房都比三位导演票房高,但是你能说三位导演的艺术修为导演功力比不上他们吗?恰恰相反,三位大师如果不是发挥严重失误,品质基本都有保障。如陈凯歌的《妖猫传》,历史叙事格局宏大,通过一次文学真相的窥探,展现盛唐的精气神和讳莫如深的谎言逻辑,是对传统意蕴的精准还原。张艺谋的《影》,传统山水水墨画风,对中国传统文化符号与传统意境的极致化呈现在国产电影中难出其右。姜文的《邪不压正》,把原著单一的复仇主题文本改编成风格鲜明的民国大杂烩,复杂的历史隐喻线索和天马行空的想象融为一体,别人还真拍不了,这时候大师就是大师。

  那是他们不喜欢票房吗?事实上,这三位导演,没有一个敢说自己从来不考虑市场。恰恰相反,我认为他们现在一直在积极拥抱市场,张艺谋拍《长城》时说得很直白,就是要拍一部爆米花电影。陈凯歌也拍过网络小说改编的《搜索》,努力想走近观众。姜文的《一步之遥》《邪不压正》尽量放弃了过于艺术化的叙事方式,但是市场效果不太理想。原因在于:时代变迁带来了大众文化的变化,市场需要和观众审美都在变化。问题是:大师们现在是否还能准确触摸到观众的嗨点?

  票房不等于一切

  电影依然需要大师

  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提到过“光晕”的概念——那种本真、独一、神圣和距离感的特性。光晕可以是具体的作品特色,也可以是一个时代特有的氛围。在艺术能大规模机械复制的时代,传统经典艺术作品的光晕在逐渐消失。为什么现在很难再有以前欧洲艺术大师的那种佳作?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大师吗?

  今年是公认的影视小年,影视的爆款也多因为追求所谓的“爽”,升级打怪,快意恩仇,所向无敌,拥趸无数。追求扁平化叙事是世界影视的一种趋势,尤其以好莱坞大片为代表,在全世界攻城略地所向披靡,这本无可厚非,实际上这是大众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正如学者王一川在《张艺谋神话:终结及其意义》里所说:当电影艺术不再以承担诗意启蒙为己任,而是以商业成功为基本目标时,启蒙文化也就不得不品尝到溃败的苦果了。张艺谋神话的终结,表明1980年代知识分子启蒙神话和个性神话走向终结,揭示了启蒙文化转化为大众文化的必然性。

  作为大众文化的电影,在现在的中国电影环境下有了细分,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依然有界限。商业和艺术完美结合是每个导演的梦想,但是这样的作品凤毛麟角,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作品并不能为你带来巨大的票房。但是,这并不代表电影艺术就必须向扁平化发展。陈凯歌张艺谋姜文们的艺术原创能力可能已不在巅峰期,但是他们用心创作的作品只要在市场上经过,马上会如巨石掀起波澜。《邪不压正》再一次对充满荷尔蒙叙事激情的酒神精神极力张扬,《妖猫传》对传统文化深入内核的挖掘展现,这两部影片虽没能取得同时期商业大片的票房成绩,它们终将会被历史证明自身的价值。

  经过十多年的市场化,中国电影在产业上飞速发展,商业化已经浸入中国电影的肌体,但是今年电影市场降温,说明产业化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市场需要的是好作品。好的作品一方面需要产业的积累,另一面必然少不了艺术层面的积累传承,每个时代需要每个时代的陈凯歌张艺谋姜文,事实上,中国的电影艺术探索也并没有止步。更多的新生代艺术片导演如毕赣、忻钰坤也在崭露头角,为国产电影带来希望之光。时代需要艺术大师,但更需要持续的不同的艺术原创力。

  听说今年张艺谋的处女作《红高粱》会重新上映,这部姜文主演的31年前的第五代代表作,将中国电影真正推向世界的作品,到底会有多少人去看呢?这不妨看成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检验,也是对电影观众的检验。